首页>>im体育官网在线

乌克兰总统竟被指控犯了藏毒罪

  乌克兰总统竟被指控犯了藏毒罪不久前,在莫斯科举行的一次国际会议上,俄罗斯方面提供的报告显示,阿富汗生产的毒品量已超过全球毒品生产总量的90%。最让俄罗斯担忧的是,通过中亚国家脆弱的边防系统,这些毒品正在独联体国家大肆泛滥。实际上,担忧这一问题的不仅是俄罗斯,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同样召开了政府会议,专门讨论毒品在乌克兰泛滥的问题。为了说明毒品在乌克兰泛滥的严重性,总统亚努科维奇来了一次“现身说法”。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7月1日报道,总统亚努科维奇命人从网上黑市购买了少量麻黄素和可卡因,然后将这些毒品带到会场上展示。总统的这一做法自然能够说明毒品在乌克兰的泛滥,但引起了反对派的不满,包括季莫申科联盟在内的反对党一致要求,按照藏毒罪来追究总统的刑事责任。

  在去年8月至9月进行的一次调查中,11%的受访乌克兰儿童承认自己曾经试图购买毒品。这一数字引起了乌克兰社会各界的担忧,主持此次会议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显示出不改变毒品泛滥的局面誓不罢休的决心。

  “我不知道各位清楚不清楚,现在在乌克兰,通过网上商店,人们就可以购买各种毒品,而通过这些渠道购买毒品的大多是孩子。通过网络我们能买到一切,包括毒品!”在这次会议上,亚努科维奇慷慨激昂地说。

  紧接着,亚努科维奇做出了让在场所有人都大感意外的一件事。他从口袋中掏出两小袋毒品,放在手中,展示给在场的所有人看。“大家看,这是在我的命令下由总统办公厅工作人员从网上购买的毒品,分别是可卡因和麻黄素,购买过程相当简单,大家眼前的这点儿毒品已经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

  亚努科维奇的做法确实有点儿惊世骇俗,立即引起了乌克兰反对派的不满。乌克兰反对党季莫申科联盟的成员普遍持这样一种观点:无论什么人,只要携带毒品,就必须被追究刑事责任。

  季莫申科联盟成员安德烈·科热米扬金在接受乌克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乌克兰相关法律,哪怕仅仅携带1克可卡因也要被判刑,而总统亚努科维奇携带的毒品显然超过了这一数量。“乌克兰并不是毒品产地,如果亚努科维奇携带了毒品,那么它们来自哪里?是来自哥伦比亚,还是阿富汗?这一问题必须交给乌克兰安全局去调查清楚。而且亚努科维奇本人必须被追究刑事责任。亚努科维奇最起码应该被判10年监禁,向他提供毒品的人同样应该被送入监狱。”

  这次反毒会议结束后,以季莫申科联盟为首的多个反对党,一致要求对亚努科维奇展开调查。无奈之下,总统办公厅只能站出来对这一事件进行解释。

  总统办公厅副主任根纳季·瓦西里耶夫表示,总统亚努科维奇确实命令总统办公厅的工作人员从网上黑市购买毒品,但这样做的目的是向公众说明乌克兰毒品泛滥的严重程度,这种行为不是藏毒,不应被追究刑事责任。“我们买这些毒品不是为了自己服用,不是为了倒卖,更不是藏匿,当然谈不上犯罪。”瓦西里耶夫还称,整个购买过程都是在乌克兰安全局的全程监督下进行的。

  瓦西里耶夫详细描述了购买毒品的过程。他称:“实际上我们是通过两种途径购买毒品的——通过药店和网络。我们在药店买到了麻黄素,而在网上买到了可卡因和麻黄素两种毒品。总统在反毒会议上将前一种购买方式忽略了,一般来说,麻黄素只能依据医生开具的证明才能购买,但我们的工作人员没有携带任何证明,就轻松地在药店买到了麻黄素。通过网络购买毒品则是我们此次行动的主要目标,结果我们的工作人员同样十分轻松地通过相关网站买到了可卡因和麻黄素。”

  在乌克兰媒体记者的追问下,瓦西里耶夫又将网络购买毒品的过程进行了详细描述。他说:“我们首先找到了一个销售毒品的网站,这种网站并不难找,网站上展示的毒品种类有10至15种之多。然后我们向该网站发去了购买毒品的订单。卖家身在莫斯科,他很快收到了我们的订单,来信询问我们的具体位置。我们说我们在基辅,他便给我们发来一个银行账号,要求我们向这个账号汇款。汇款成功之后,他给了我们一个地址,我们便到那里去取毒品。当然,毒品取到之后,安全局的工作人员便将毒贩抓捕归案。”

  无论总统办公厅如何解释,季莫申科联盟仍旧不依不饶。该党成员通过各种渠道,表达应该追究总统亚努科维奇刑事责任的观点。总统亚努科维奇所在的地区党决定,将季莫申科联盟主席、前总理季莫申科的一桩旧事炒作一番。

  原来,在乌克兰政坛中,季莫申科一直被“瘾君子”的传言困扰,包括地区党一名议员在内的多位人士,曾多次指责季莫申科吸食毒品。地区党议员切尔诺沃尔表示,他曾亲眼看到季莫申科吸食毒品。他说:“在2002年的一次集会中,我在演讲台后边,这里人很少。就在我掏出一根烟开始抽的时候,我看到季莫申科结束演讲从台上下来,接着她从怀里掏出一袋白色粉末状的东西开始吸食。老早以前我就听到过传言,称季莫申科经常派手下去购买毒品,我还不相信,那一次以后我就信了。”

  另外一则有关季莫申科吸食毒品的传言也被提及。据俄罗斯《共青团线年,普京曾访问基辅,按照计划,季莫申科同普京要进行一次会谈,但在这次会谈进行前,季莫申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长达3小时。据消息人士称,在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前,季莫申科似乎突然毒瘾发作。

  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有关季莫申科吸食毒品的这些说法还仅限于传言,但已足够让地区党成员拿出来大做文章。该党部分成员表示,只要季莫申科联盟不收手,他们就一定要把季莫申科吸食毒品的说法再次炒热。

  为了反击政敌的指责。7月1日下午,乌克兰总统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在办公楼前的广场上,当着媒体记者、反对派成员、围观民众的面,将总统亚努科维奇在反毒会议上展示的毒品销毁。乌克兰独立通讯社的记者报道称:“这次销毁在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科夫利留克的主持下进行,工作人员找来一个桶,将毒品放在一个盘子中向大家展示。在场的记者、围观群众和其他一些官员以及反对派人士都仔细观察了盘子中的毒品。然后,工作人员将这些毒品放到桶中,点上火。黑烟从桶中冒出来,在场的人都捂住了口鼻。”

  乌克兰媒体记者采访了科夫利留克,他说:“总统办公厅这次的做法主要是为了公开公正地展示政府反毒的决心。我们的总统在展示决心的过程中使用了一些非常做法,却被人曲解为犯罪行为,所以我们这次把按照总统的命令买来的毒品统一、公开地销毁,以证明我们买这些毒品仅仅是为了改变毒品在乌克兰的泛滥,而不是为了倒卖或吸食。”

  乌克兰政治评论网站“观察家”在一篇文章中分析称,这一事件只能算是一个“小插曲”,最多只能留给人们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但不管怎样,总统确实向人们展示了目前乌克兰毒品泛滥的严重局面,这一局面确实需要有关部门通力合作,进行严格的检查和管制;与此同时,乌克兰反对派的做法则显示出政党斗争的常态;和这件事相比,还有很多问题更值得反对派与总统进行探讨。

  (未经《青年参考》报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不得转载“新闻故事”版稿件,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今年第一季度,北京连续出现重度雾霾天气,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因雾霾移居海外。[全文>

  ]

  自信、自我、自由、乐观并且欢迎改变,疏离宗教、政治和社会,自恋而乐观。[全文>

  ]

  13日,中国人民银行以保证金融安全为由,叫停了阿里巴巴和腾讯11日刚刚宣布推出的虚拟信用卡。[全文>

  ]

  中国银监会宣布,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在内的10家公司,已被选定参与投资中国首批5家民营银行。[全文>

  ]

  许多人认为雷达无所不能。令他们惊讶的是,依靠这项技术至今也找不到消失的MH370航班。[全文>

  ]

  一些票务公司和个人为了与“黄牛”作斗争,无奈之下也得“以牙还牙”,外挂大战愈演愈烈。[全文>

本文由作文网im体育官网在线栏目发布,感谢您对作文网的认可,以及对我们原创作品以及文章的青睐,非常欢迎各位朋友分享到个人站长或者朋友圈,但转载请说明文章出处“乌克兰总统竟被指控犯了藏毒罪